Interview #01福音戰士所證明的,字體的力量

Fontworks株式会社

自由使用字體的話,在製作現場可以專注于創意

在日本,字體使用的方針各家公司都不一樣並且十分複雜,這導致了很多在動畫製作現場中發展為棘手問題的情況。

三原:「字體的二次使用費用由誰負責,這是其中之一。是由使用字體的工作室負責呢,還是由電視台或者DVD的銷售方來負擔呢。例如,輸入文字的編輯公司無意識使用了字體并產品化了,之後字體製造商要求支付對於動畫製作公司來說金額巨大的使用費……曾聽說過有這樣的情況」

柴田:「我們想要建立不會讓這種事成為創作者的障礙的環境。於是我們公司先於其它公司于'02年發售了數字字體的年授權產品『LETS』」

三原:「字體的使用不分一次二次。這是專門從事數字業務的我們公司的想法。『LETS』的情況下,在合同期間可以自由使用全部提供的字體。而且對於在此期間製作的成果,其後進行DVD化等再次販售也不收取二次使用費用。其它預想好的各種使用情況的對應方針在目錄中清楚的用○與×記載著。其它公司在之後也發售了類似的產品,但是應該仍只有我們公司有如此清晰的規則」

柴田:「造語日本普及DTP的美國在很久以前就確立了這樣的做法。『LETS』的系統是參考了這種海外的做法,并基於日本的情況建立的。字體本來就是賣了就完了的商品。考慮到世界上存在的設計師的數量,這個商業模式達到頂點應該是在90年代。而且軟件價格高昂,不是所有設計師都能使用豐富的字體。這對於設計招標方也是一種壓力。開發的時候叫做是『彩色鉛筆構想』呢。比起8色的彩色鉛筆,有32色的彩色鉛筆的會有更廣的形象吧」

三原:「原本字體這種東西就是通過使用來獲得意義的。可以沒有壓力的使用大量字體的話,在製作現場也能夠專注于創意吧」

柴田:「那對於我們來說也是一樣的。很多製造商收取二次使用費用,是因為新字體的開發需要錢。我們公司目前製作一個有2萬字以上的日語字體,其開發時間平均是1年半。根據不同的情況有些要更長的時間。但如果授權合同能有某種程度上的持續收益的話,我們也能確立預算穩定的提供新字體了」

對於LETS合同用戶,關於字體的使用範圍,在目錄中有這樣簡單清晰的說明。

DoCoMo過去發售的EVA手機貫徹安裝了『Matisse-EB』作為畫面顯示字體。另外,在使用說明書等物品的各個角落都貫徹使用了『Matisse-EB』。

Column

  • 05
    平假名的設計

    一個字體的製作時間平均在1年半左右。数名製作負責人1字數月的對2萬字以上的文字勤懇的一步步製作。順便一提,設計中最需要時間的是最容易表現字體特征的平假名的設計。照片是該公司主板的研討會中,對字體『築紫Antique S明朝-L』中假名設計的特征進行解說的用圖。對一個個的細節以「像過山車的氣勢積存在最後一樣」等豐富有趣的言語進行解說。